選擇並購投資方式,一是解決人才瓶頸,減少文化磨合問題,有助於搶占市場先機;另一層意圖,就是解決業務牌照問題。

  近期,國內金融科技機構將業務觸角,從國內伸到了東南亞國家樓宇二按

  近年,螞蟻金服、新聯在線、中國信貸科技(08207.HK)等眾多互聯網金融機構,通過收購當地機構等方式,搶占東南亞移動支付、在線理財、在線信貸投資等業務。

  不過,擺在他們麵前的,是截然不同的市場環境與監管要求。如新加坡等國沒有專門的互聯網金融牌照,仍按傳統金融業務監管模式發放資本市場服務牌照,且新加坡等國尚未允許個人借記卡綁定移動支付賬戶;多數東南亞國家尚未允許P2P業務開展,在線借貸僅限企業之間。

  “隨著越來越多東南亞國家對互聯網金融持開放態度,上述業務限製遲早會迎刃而解。”多位涉足東南亞市場的國內互金平台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多數機構的策略,是在東南亞各國推進移動支付業務,再逐步推廣在線理財、信貸、投資等業務心跳錶

  會計事務所安永發布最新的金融科技采納指數(FinTechAdoptionIndex)指出,以新加坡為例,當地消費者最常使用的金融科技服務依次是轉賬與支付(38%)、儲蓄與投資(17%)、保險(12%)、理財規劃(4%)以及借貸(3%)。其中,新加坡消費者采納金融科技的比率為23%,低於全球平均水準33%。

  收購當地機構布局東南亞

  盡管東南亞國家的在線理財、網絡信貸等屬於藍海市場,但各個國家市場環境差異巨大。以個人征信為例,馬來西亞要求當地所有金融機構需將個人全部貸款信息上傳至央行,包括借款人的信用卡數量、房產按揭貸款金額等;相比而言,印尼、菲律賓、新加坡等國的個人征信製度發展相對緩慢,如新加坡並無強製性要求金融機構或企業上傳個人所有征信信息,且銀行間的個人借款數據尚未實現共享。

  對此,一些國內金融科技機構考慮在馬來西亞拓展P2P業務;對印尼、菲律賓等市場,則打算先普及移動支付應用獲取用戶消費數據,再敲定拓展P2P業務的經營策略。

  而為了更快進入這片藍海,部分互聯網金融機構采取並購投資的方式。

  中國信貸科技副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彭耀傑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坦言,目前中國信貸科技在東南亞的業務布局,就是通過合作並購等資本運作方式。比如通過收購越南AMIGO公司,涉足當地移動支付業務;近期通過投資新加坡公司Havenport,獲取開展當地資產管理業務的資質;其旗下新加坡人壽近期獲得人壽保險運營牌照後,開始嚐試與當地金融機構合作,開展互聯網人壽保險業務。

  在彭耀傑看來,選擇並購投資方式,主要是解決人才瓶頸,減少文化磨合問題,有助於搶占市場先機。

  在業內人士看來,收購還有另一層意圖,就是解決業務牌照問題。比如馬來西亞、越南等國對移動支付業務執行牌照製,若中國金融科技平台在當地注冊分支機構並申請牌照,耗時長且未必能拿到牌照。

  “中國的金融科技平台完成收購後,麵臨的首要挑戰,是如何將國內金融科技技術進行輸出,有效降低當地資金轉賬費用。”一位國內金融科技機構負責人向記者表示。當前東南亞國家資金轉賬手續費偏高,如新加坡轉賬手續費約3.4%,菲律賓轉賬手續費高達5%-6%,對互聯網理財、網絡信貸等業務構成不小的成本壓力。

  監管環境鬆緊不一

  相比東南亞各國市場環境的差異,國內金融科技機構麵臨的更大挑戰,是東南亞各國金融監管的不同。

  目前而言,新加坡對金融科技的扶持力度最高,引入了監管沙盒,即金融監管部門在限定的業務範圍內,簡化市場準入標準與門檻,在確保投資者權益的前提下,允許機構將各種金融科技創新業務迅速落地,隨後監管部門根據這些業務的運營情況,決定是否推廣側睡枕頭

  其他東南亞國家的監管思路則相對保守。近期,馬來西亞金融監管部門從20多家申請機構中,僅批複了5個P2P業務牌照,主要原因是,擔心大部分機構缺乏完善的風控體係。印度尼西亞金融監管部門則幹脆將第三方支付牌照授予當地電信運營商,旨在借助後者相對雄厚的資金實力,解決金融科技產品的兌付問題。

  針對東南亞各國截然不同的監管思路,國內金融科技機構一是針對當地監管相對成熟的業務(比如支付),通過收購當地支付機構獲得牌照拓展市場;二是針對新型的金融科技業務創新,先到新加坡進行業務試點,待業務成熟再推廣。

  “在新加坡開展金融科技業務創新試點,有兩項優勢:一是新加坡的監管沙盒製度,給予國內機構相對寬鬆的環境進行業務創新;二是金融監管要求在東南亞各國相對嚴格,多數金融科技創新業務若能獲得新加坡金融監管部門的認可,在其他東南亞國家推廣不大會遇到政策障礙。”彭耀傑指出。

  為了扶持金融科技發展,近期新加坡金管局專門為智能投顧行業發展征求公眾意見,根據征求意見稿,新加坡金管局建議放寬智能投顧產業的準入條件,包括參照證券及期貨法的基金經理型智能投顧機構,可以在不滿足五年投資記錄要求的情況下,向散戶提供智能投資顧問服務,但這類業務局限於簡單的產品多元化組合(掛牌基金和股票)。

  因此,不少國內金融科技機構將新加坡視為布局東南亞市場的橋頭堡。

  

原文地址:http://field.10jqka.com.cn/20170726/c599327636.shtml